CrystalAnni

弱水孤舟

便宜出本回血,看上的带价私聊,裸书。买就送明信片

朋友画的图~可能有队长也可能没有队长

@Han


【盾冬】男儿当自强Ⅰ

嗯呐,设定就是九头蛇没有虐待吧唧,皮爹把吧唧当小公举一样养着啦。左手依然没了,按电影情节来,先后顺序可能会不一样,就酱~另外,是的依旧是以前的尿性。别说话,留下评论就好(^з^)

OOC警告!!!

Winter Soldier是九头蛇的小公举需要呵护这件事全都知道,但是他本人偏要认为自己应该是守护公主的骑士应该骁勇善战。

Winter曾经对自己的专属奶妈Brock Rumlow说过,在脑海里有一段画面就是自己在守护一个弱小公主,公主的脾气还特别“臭”。

Winter脑部受过十分严重的伤,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进行特殊的头部手术(非洗脑!!!)。治疗的时候总是格外痛苦,虽然Pierce和Brock总会在自己的身边陪着,却依旧感觉缺点什么。

一日,小兵来报,老爹Pierce被局里的同事一个黑卤蛋欺负了。Winter十分不爽,冬哥罩着的人都敢欺负活的不耐烦了是吧?立刻带上了一个小队准备把黑卤蛋干掉,没料到车都炸翻了人竟然还过跑了。

怎么可能服气呢?Winter可是个纯爷们好吗,才不是什么九头蛇小公举。

收到情报说卤蛋躲到了布鲁克林一个品味奇差的房子,早早的就在狙击点准备好了,就等合适的时机了。就在等待的过程中,一个金发大胸进了房子。Winter莫名其妙感觉头疼,不管了,证明自己不是小公举的时候到了。

扳机一扣,通过狙击镜确认击中目标后,就开始摆起小公举的的架势慢悠悠的走起来了。没想到啊,那个杀千刀的金发大胸居然追了出来。Winter赶紧跑,随便把新买的不知道什么牌子反正很贵的墨镜扔掉了。

一直到隔壁隔壁的天台,金发大胸把一个很特别的盾朝Winter扔了过来。Winter一把就接住了,只瞄了一眼,不喜欢,就扔了回去。纵身一跃跳了下去,小队应该在下面接应了。Winter有点好奇,他是谁,竟让他如此头疼欲裂。当然也好奇自己的烟熏妆有没有惊艳到他,不管了,先去皮爹家要牛奶喝。

TBC

先试一下水吧

(^з^)(^з^)(^з^)(^з^)(^з^)(^з^)(^з^)(^з^)(^з^)

【Evanstan】脑洞,包子男神生贺

灵感来自于阿桑的歌《一直很安静》~~~~~


设定是桃总和包子在美国队长合作前就谈过,包子和他女票是美队2前一段时间在一起的。


Before

桃总于酒吧和包子认识,在一起一年多了。一次约会,包子突然对桃总说分手,桃总当然不同意啦问为什么。

包子说:“出柜的男星没前途。”这个时候还没有孔雀、张庆等一票成功案例,桃总无言以对。就这样分手鸟


合作美队一之前双方都不知道对方会参演,片场一见面尴尬无比。包子除了演戏之外总是逃避着桃总,导致两人“相当不熟”,直到美队一结束。


本来吧唧已死也就没包子什么事了,但是桃总用尽各种渠道复活了吧唧,成就了冬兵。拍摄两人对手戏的时候,包子女票来探班。于是桃总就这么知道了包子有女票了,两个人各种秀恩爱。一段时间后。在拍摄航母之战,冬兵在美队身上扭来扭去的时候桃总硬了。之后桃总在包子酒店房间截住了他,干了个爽(字面意思,别问我为什么)。两个人成为了炮友,就酱紫


直到美队3杀青庆功酒会上包子宣布了他的婚讯,桃总差点被“气晕”。之后的“自由活动”里,包子对桃总说要彻底结束他们之间的关系。说完就直接走去和雕兄聊天了,独留桃总一个人在原地炸裂。之后就是各种躲避啊,戏都拍完了人更是见不着了。


桃总找汤包(斯嘉丽)谈心,巴拉巴拉,说自己真的撑不下去了。以为只要维持住像从前的样子就好,现在却发现即使样子还在包子却早就已经不爱自己了。伤心的哭泣ing


霸气汤包开导迷茫桃总说:“喜欢就死缠烂打,管那么多干什么。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又怎样,要结婚了又怎样。你又不是没演过抢人家女朋友、老婆的戏,抢别人男朋友、未婚夫就不敢了吗?”


桃总愣住了。


然后我就不知道干什么了。


┣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┫


声明:出柜男星没前途还不是为了桃总好吗?我怎么可能把我男神写渣。Bug什么的有很多,手机发文格式不好大家见谅。


欢迎留言哦


拉郎配【盾冬】【柯王子】脑洞#求认领!!!#

杰克和吧唧是王子,有一天,他们的国家被雪国攻破了。柯总率领部下直达王宫,杰克为了让吧唧逃走被柯总抓住了。

柯总把小王子带回去后就○○××了,然后把他“丢在”王账严加看管,时不时来一炮。傲娇的小王子被柯总“欺负”的想死,真要跳江或者干什么的时候被罗大盾阻止了。罗大盾把杰克认成了吧唧,对他非常的好。罗大盾是柯总弟弟,是一个将领。杰克就产生了利用罗大盾杀了柯总的想法,最终杰克拿着匕首抵着柯总脖子的时候却放发现自己下不了手,哭了。

柯总心情复杂的把小王子关进了牢房,被利用的罗大盾感觉很伤心。杰克被关进牢房后晕倒了,医生看了之后发现杰克有了,赶紧去通知柯总。柯总赶到的时候杰克不见了,守卫报告杰克被面具男劫走了。

柯总最终和罗大盾一起在边关截住了杰克和面具男,柯总“气愤”的把杰克带了回去。罗大盾和面具男开始打斗,发现是吧唧,一拳打晕带了回去。

然后就是兄弟俩的慢慢追妻路。

感觉有很多地方没有交代清楚,真悲哀。

【EVANSTAN】法规(勉强算个ABO)

热烈欢迎小伙伴们一起讨论剧情,当然打死我也不会改剧情的,想看大纲可以点我头像。我对心理是没多大认识的,小伙伴可以提点我(^_^)Y


CE高级工程师,SS自由摄影师,CC律师


雷点:无细节描写,人物OOC,CE家暴,SS流产,作者是个神经病。


雷点:无细节描写, 人物OOC, CE家暴,SS流产,作者是个神经病。


答应我,雷的不要点进来


雷点:无细节描写, 人物OOC, CE家暴,SS流产,作者是个神经病。


雷点:无细节描写, 人物OOC, CE家暴,SS流产,作者是个神经病。



致克瑞斯:


       我走了。如果你要问我还爱不爱你,是的,我一直爱你。过去,现在,或许还有未来,但从今以后你与我再无联系。希望你能去见见心理医生,给下一个你的妻子或丈夫更好的未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塞巴斯蒂安 . 斯坦


         切丝说是一封信,可实际上也不过是一张压在客厅水杯下的纸条而已。


         克瑞斯看着纸条心里是止不住难过,不死心的去这个大得有点可怕房子的每一个角落里看一看。


         属于塞巴斯蒂安的痕迹全都还在,可是人却不见了。克瑞斯秃废的瘫坐在地板上,心明明还在胸腔里好好的待着,却是再怎么也感受不到它的跳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 克瑞斯衬衫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但是他现在不想和任何人说话。持续响了将近十分钟后,终于停了下来,接着就是用钥匙开门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 钥匙?有这间房钥匙的只有克瑞斯和塞巴斯蒂安!克瑞斯急忙冲到门口,看见的却是提着一袋东西的斯嘉丽,脸上不免露出失望的脸色。


         斯嘉丽看见克瑞斯这副模样,生气的把东西丢在地板上,插着腰就开始骂起来了:“克瑞斯 . 埃文斯!真的没想到你是这种人,敢对自己最爱的人做出这种事!好了,现在塞巴斯蒂安走了,就开始追悔莫及了是吧?是不是还想把他捆在你身边?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有想过...”克瑞斯用极小声的声音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斯嘉丽脸上的怒气明显上升,“你!现在!马上和我一起去见希德勒斯顿医生! ”


        说着斯嘉丽就把克瑞斯拽到了停在门口的车上的副驾驶,一边开车,一边“教育”克瑞斯。


        也不过是十几分钟的路程,克瑞斯被斯嘉丽教育了一路。终于到了一间公寓的门口,斯嘉丽停止了念叨,摁响了门铃。带着些许怜悯看向克瑞斯,欲言又止。


        很快一个英伦风十足的男人开了门,说:“你们好,请进。埃文斯先生、约翰逊小姐,你们叫我汤姆就好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 示意他们在客厅坐下,自己也坐下后就平静的开口了:“前几次的治疗里,我建议是由最亲近的人陪着一起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克瑞斯不经呢喃:“我的宝贝,他...不在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OK,说说最近一次的情况,嗯,是的,家暴的情况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见克瑞斯半天没有反应,斯嘉丽轻轻推了他一下,却还是没有反应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约翰逊小姐来讲述也是可以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汤姆,叫我斯嘉丽就好了。”斯嘉丽对汤姆微笑致意,狠狠瞪了克瑞斯一眼,“是昨天,大约一点的时候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 听斯嘉丽重述那件事,克瑞斯感到万分痛苦,他也只不过是害怕塞巴斯蒂安的离开而已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赶到医院的时候,塞巴斯蒂安已经不见了。他的朋友切丝 . 克劳福德对我说,克瑞斯和塞巴斯蒂安已经毫无联系,请我们不要去打扰他们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克瑞斯暗暗握紧了拳头,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,身体不经有些颤抖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当然也是有点生气╰_╯的啦,和切丝理论一番后就回家了。然后就接到了塞巴斯蒂安的电话,他哭着说'斯嘉丽,孩子没了'。然后我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!孩子没了?我和塞巴斯蒂安的孩子没了?”克瑞斯激动的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还以为你知道呢。”斯嘉丽却只是冷静的回答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 汤姆突然对克瑞斯用了催眠,克瑞斯倒在了沙发上。



可能是最后一更了,小伙伴们拜拜


【EVANSTAN】法规(勉强算个ABO)Ⅱ

热烈欢迎小伙伴们一起讨论剧情,当然打死我也不会改剧情的,想看大纲可以点我头像。我对法律是没多大认识的,小伙伴可以提点我(^_^)Y

CE高级工程师,SS自由摄影师,CC律师

雷点:无细节描写,人物OOC,CE家暴,SS流产,作者是个神经病。

雷点:无细节描写, 人物OOC, CE家暴,SS流产,作者是个神经病。

答应我,雷的不要点进来

雷点:无细节描写, 人物OOC, CE家暴,SS流产,作者是个神经病。

雷点:无细节描写, 人物OOC, CE家暴,SS流产,作者是个神经病。

        波士顿警局里的关押室里有着形形色色的人,街头打架斗殴的小混混,吸毒成瘾的瘾君子......

         而克瑞斯.埃文斯是绝对不应该待在这里的,他是上层社会的精英人士,Hero公司的高级工程师,管理者之一。在社交圈里可谓是上帝的宠儿,完美的身材和出色的沟通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 那么问题来了,他为什么会待在警察局的关押室?

         疑似实施家庭暴力。为什么是疑似呢?因为警方还没有得到被害者的确认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小甜心,他的宝贝,还.....好吗?对不起,自己不应该动手的,不应该这么对待他心爱的宝贝。

         此时的克瑞斯像失控暴走后变回班纳博士的浩克,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万分内疚。克瑞斯已经在这里呆了快一天了,头不住地疼了起来,要是他的甜心在他身边肯定会拿药出来并且安抚他,忍不住用双手揉了揉太阳穴。

        正当克瑞斯按摩头部的时候,杰西卡一脸不爽的打开牢门,带着些许无奈:“克瑞斯.埃文斯,你被保释了,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克瑞斯感到惊讶,难道是斯嘉丽他们吗?

         杰西卡把克瑞斯送到了警察局门口,克瑞斯忍不住回头问:“嗨,警官。你能,告诉我是谁保释的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 听到这个,杰西卡的怒气又蹭蹭蹭的上来了。她毫不客气的说道:“你的丈夫!你怎么,你怎么敢?”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是啊,他怎么敢,怎么敢对他的甜心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无视身后杰西卡的咒骂声,拦了辆出租去了医院,毕竟是他抱着满身血的塞巴斯蒂安去的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 护士站的小护士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克瑞斯,疑惑的说:“塞巴斯蒂安.斯坦.埃文斯?他刚醒没多久就转院了啊,不过他的丈夫可真是贴心.....”

   

        还没有等小护士说完,克瑞斯就愤怒的吼道:“我才是他的丈夫!”

         意识到自己又做了不好的事情,克瑞斯向小护士道歉后落寞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贴心的丈夫?除了居心不良的切丝 . 克劳福德还有谁?一定要找他问个清楚!

          切丝欧巴今天一如既往的很....闲,坐在自己舒适的办公室里,想着那件事情的对策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性感的秘书妮娜突然敲门进来,漂亮的面孔上挂着一点担忧:“克劳福德先生,埃文斯先生在会客厅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正好。”切丝一个'鲤鱼打挺'站了起来,从办公桌一个上锁的抽屉拿出了一份文件后朝会议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 克瑞斯焦急的坐在会客厅里,他不想失去他的甜心。不一会切丝就出现了,手里还拿着文件。

         切丝对身后的妮娜说:“你先出去吧,记得带上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切丝坐在了克瑞斯的对面,直截了当的把手中的文件打开摊在他的面前:“签字吧!”

        克瑞斯睁大了眼睛,脸上满是不可思议!离婚协议书?他,他的甜心怎么可以,怎么可以怎么做!用质问的语气对切丝吼道:“我的塞巴在哪里!”

        “他已经签字了!用不着你来关心他!要不是他拦着,我一定会把你告到坐穿牢底!”切丝毫不客气的回吼。

        一时间会客厅的气氛有些剑拔弩张,最终切丝先收起了怒气:“塞巴有一封信,在你的家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 听到切丝的话,克瑞斯急忙往外冲,当然他没有拿离婚协议书。

         切丝追了出去,朝克瑞斯离开的方向吼道:“我告诉你,克瑞斯 . 埃文斯!就算你不签离婚协议,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分居,你知道分居满三年是什么结果!”

感觉越写越偏呐,又想坑了怎么办?

【EVANSTAN】法规(勉强算个ABO)

首先是的,没文笔的我又回来了。Halle everybody!来源于以前的脑洞,就是家暴梗。我是一个会随时弃坑的人,欢迎催更。

CE高级工程师,SS自由摄影师

雷点:无细节描写,人物OOC,CE家暴,SS流产,作者是个神经病。

雷点:无细节描写, 人物OOC, CE家暴,SS流产,作者是个神经病。

答应我,雷的不要点进来

雷点:无细节描写, 人物OOC, CE家暴,SS流产,作者是个神经病。

雷点:无细节描写, 人物OOC, CE家暴,SS流产,作者是个神经病。

        缓缓的睁开眼睛,塞巴斯蒂安只看见了一片惨白的天花板,突然小腹传来一阵阵的痛感。孩子!他的孩子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 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,悲伤填满了整个胸腔。孩子,他的孩子没了。

       时光倒流三个小时

        塞巴斯蒂安今天很早就完成了今天的摄影工作,回到家。一进到客厅就看见自己的丈夫坐在沙发上,整个人散发着高度危险的信号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克瑞斯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今天又和那个男人在一起?”虽然是询问的语气,却充满愤怒,仿佛抓到妻子出轨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 塞巴斯蒂安不由得害怕起来,急忙解释:“没有啦,尼克只是在帮我提高摄影技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克瑞斯突然起身,一边往塞巴斯蒂安身边走,一边怒气冲冲的说:“所以你就脱光了衣服和他抱在一起?不会你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他的吧?啊?”说着便对塞巴斯蒂安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    塞巴斯蒂安留下泪水,他就知道会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他和尼克去给一家杂志做一组孕期Omega的照片,没想到临时缺了一个怀孕的Omega。尼克就让已经有点显怀的塞巴斯蒂安上了。期间低血糖的塞巴斯蒂安有一点头晕,差点摔倒,幸好尼克扶住了他。他早应该知道会是这一个结果的。

        克瑞斯有家暴行为,从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塞巴斯蒂安就知道了。但即使这样,被爱情蒙住双眼的塞巴斯蒂安也毅然决然的嫁给了他心爱的克瑞斯。

        结婚以后克瑞斯的疑心病越来越严重,家暴的程度也越来越严重。可是塞巴斯蒂安还是太爱克瑞斯了,爱得即使如此也不愿意离开他。

        没多久塞巴斯蒂安怀上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,刚开始克瑞斯也是十分高兴的。但后来,他开始怀疑,怀疑孩子不是他的。为了孩子,塞巴斯蒂安开始建议克瑞斯去看心理医生,可是克瑞斯觉得自己没什么问题,拒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直到这一刻,家暴又开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塞巴斯蒂安下意识的护住小腹,可是疼痛越来越剧烈。没有撑多久,塞巴斯蒂安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曾经醒过一次,听见给他手术的医生说孩子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 现在

         因为过度悲伤,塞巴斯蒂安的情况又开始危急起来。检测器发出警报声,医生很快就过来抢救

他。

        情况稳定后,一个女性Omega走了过来,对他亮出警官证。关切的说:“你好,我是杰西卡.杰克森警官。我们已经逮捕了你的丈夫克瑞斯.埃文斯。这种情况下你可以申请强制性离婚并且把他告进监狱的!”

        说到后面杰西卡警官显然有些激动,塞巴斯蒂安淡淡的说:”为什么呢?只不过是普通的争吵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 杰西卡显然被塞巴斯蒂安的态度惊到了,义正言辞的对塞巴斯蒂安说:“埃文斯先生,不,斯坦先生!我也经历过一段不幸的婚姻,相信我,我们可以找到更好的未来!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么,杰西卡,你爱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杰西卡不由得陷入沉思,塞巴斯蒂安接着又开口道:“放了他吧,他没对我做什么。如果警方不相信可以让心理医生给我做个心理评测。再见,杰西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说完杰西卡像塞巴斯蒂安道别后就安静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等杰西卡关上门后,塞巴斯蒂安忍着剧痛摸到了一旁桌子上的手机,拨打了一个号码:“嗨,Chace,能帮我准备一份离婚协议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电话那天沉默了一会,“当然。”

猕猴桃其实只是比较缺爱,所以疑心病比较重,相信我会HE的(>^ω^<)

手机发文格式不好多多见谅。

撒泼打滚求评论,小伙伴们的评论是写文的动力鸟!

【柯Benny】脑洞——电话情缘

梗来自于电话号码回收使用

献给大神NULL大大。

小Benny的妈妈去世了,但是Benny很想她,就一直给妈妈的手机发彩信,像日记一样的。

是的,没得错,第二次使用到Benny妈妈号码的人就是柯总。

那时的柯总在公司身陷囫囵,Benny的日记彩信就像阳光一样照进了柯总的Life~帮助柯总出任CEO,走上人生巅峰,迎娶白富美,啊不,是Benny。

但是在持续了两年的日记彩信突然断了,柯总甚是着急。原来小Benny决定走出阴影,去上大学。

然后三年后大学毕业的Benny不想在自家公司实习,想去别家有实力的公司,到处投简历什么的。柯总就这么趁虚而入了,接下来就是柯狼吃本兔的故事。

我尽力了,有Bug不要怪我。手机发文,格式不好见谅。